陌雨离

表情包x
对tt是真爱真爱真爱x
图源网络侵删

一组百万头像x
小白有点儿残了。
新手新手新手勿喷。

解雨臣今天很郁闷,
据家里伙计说,
好多人在长白山那边闹事,
从山上推下去好多人,还都说着死了算花儿爷的。
据说还和哑巴张还有个演员……叫,叫什么杨洋的有关系。
唉……
解雨臣叹了口气,看在小邪的份上,算爷的就算爷的。

“叫上人,跟爷去长白山!那些敢还手的,爷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!”

盗墓笔记大事年表

  #盗墓笔记大事年表#
  #最全整理勿盗#
  #盗墓笔记十一周年#
  1900年以前——黑背老六出生
  1901年左右——二月红出生
  1910-1912年—张启山、半截李出生
  1914年陈皮阿四出生
  1923-1924年月红救丫头
  1925年以前——齐铁嘴出生
  1925年左右——霍仙姑出生
  1925-1927年红收陈皮阿四
  1927-1930年——吴老狗、解九爷出生
  1931年—张启山举家逃往长沙
  1931-1932年张启山结婚
  932年——陈皮阿四被赶出师门
  1939-1940年——丫头去世,游园会,佛爷掌军权
  1945-1950年—解放战争,鬼车,齐铁嘴离开中国
  1950年左右—吴家盗血尸墓
  1952年——长沙大清洗,狗五逃到杭州并 婚,半截李下落不明
  1954年——霍仙姑去杭州和吴夫人聊天
  1960年以前——启动张起灵划
  1963-1966年——史上最大倒墓活动
  1970年—得力于大金牙的翻译组织完成了对张家古楼的研究。
  1974年以前—陈皮阿四屠村
  1974年——陈皮阿四倒斗镜儿宫,眼睛被苗人割瞎。裘德考解开战国帛书,并组织了对龙脉的首次探索。
  1970-1976年——黑背老六去世
  1976年—原考古队巴乃考古,实为送葬。
  1977年前——黑瞎子去张家古楼。
  1977年——吴邪出生
  1978年——解雨臣出生
  1979年后——解九爷的队伍走投无路,投靠杭州的吴邪爷爷,最后吴邪爷爷以金蝉脱壳之计将那具尸体藏于南宋皇陵之内。
  1982年左右——吴三省抢在裘德考队伍之前,单枪匹马再探血尸墓。
  1986年——解九去世
  1986年以后——考古队进入西沙海底墓,中招后被囚禁于疗养院。解连环与吴三省首次联手。
  1990年——组织封存巴乃考古资料,解除疗养院的监视。文锦一行仍然以疗养院为基地,继续研究,并建立录像带机制。
  1993年——通过对海底墓中带出的资料的研究,文锦等发现了长白山的线索,并决定前往。
  1993年6月18日——在长白山云顶天宫看,文锦见到了终极。
  1995年——文锦一行找到了传说中的西王母国。此行之后,霍玲开始尸变。
  1995年—1999年霍老太收到神秘录像带。
  2000年左右—小哥回到广西巴乃,不料失忆症发作,被当做肉饵放入古墓中钓尸,被陈皮阿四所救。
  2002年——二月红去世,吴老狗去世
  2003年——陈皮阿四去世
  2004年——霍仙姑去世
  2003年2月1日——大金牙带着战国帛书找到吴邪,吴邪的盗墓之旅拉开序幕。
  2003年2月——七星鲁王宫。
  2003年3月——西沙海底墓。
  2003年秋——秦岭神树。
  2003年冬——云顶天宫。
  2004年5月——蛇沼鬼城
  2004年8月——阴山古楼。
  2004年a月——铁三角大闹新月饭店。
  2004年B月—邛笼石影。
  2004年C月——吴邪胖子深入张家古楼,救出闷油瓶。
  2004年D月——吴邪发现叔家的地下室,之后收到一封信。
  2005年立秋——闷油瓶千里赴杭与吴邪道别,再次前往长白山。
  2010年未—藏海花,吴邪在墨脱半年。
  2011年——沙海起端(沙海3吴邪找解雨臣计划)
  2015年8月17日——十年之后,吴邪接回张起灵。定居雨村。
  
  2017.6.26——盗墓笔记十一周年!
  
   陌雨离/林玄 整理
  

  #盗笔×全职×哑舍#
  #部分来自原文#
  
  2015年8月
  杭州
  南山公墓
  
  温度渐渐升高了,吴邪从墓碑前站了起来,点起一根烟。
  “走了走了,别矫情了。”胖子拍着吴邪,“你得努力找回你以前的感觉,这是最后一次了,咱得开开心心地把这事给办了。”
  两人出到公墓外,几个伙计正在不停地打电话,看到二人过来都迎过来,吴邪晃了晃手腕,让他们下达命令,他们往各自的车队跑去。
  外面的车队围得水泄不通,吴邪走过他们,车灯闪烁,能看到车里一双一双的眼睛,都充满了欲望。
  即使到现在这个时候,这帮人仍旧有时候会犯错误,这么密集的军队在这里集合,太引人注目。
  有多少人了,吴邪真的记不清楚,这十年里所有在他身边,愿意帮他的人,全部都在这条路上。这就是吴家小三爷的全部身家了。
  从杭州出去的这段路太熟悉了,吴邪很快便昏昏睡去,他的疲惫感现在已经不像当年一样,如潮水一样让人想跪下不再起来。
  路上……
  车队突然停了下来,吴邪下车:“怎么回事?”
  “小佛爷,撞,撞人了。”有伙计答道。
  吴邪朝前面走去,就看见一个青年躺在地上,血液在地上流淌。
  “谁他妈这么不长眼?!”吴邪有些烦躁,就见一边的坎肩朝前走去,握住那青年的手,反复检查了几遍,脸色有点古怪。
  吴邪看到坎肩的举动是心中便抖了一下,坎肩走来轻声道:“小佛爷,手指灵活度很高,应该是长时间反复练习同一个动作……”
  “死了?”吴邪问道。
  “对。没气了。怎么办?”
  “那就送医院。”吴邪转身上车,点起一根烟,脚步突然顿了一下,“身份是什么知道么?”
  “这……这人身上就一张卡……什么,荣耀……ID秋木苏。”
  “送走吧。”吴邪摆了摆手。
  ……
  杭州某大医院
  医生坐在办公桌前,有点茫然。
  刚刚急救车送来了个尸体。
  对,就是尸体。
  据说急救车到那个地方打算抢救病人的时候,发现那个人已经没气了,拨打急救电话的人也不见了。
  医生有点郁闷。最近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,感觉像是脑子里少了点什么,可是细想又不知道是少了什么……
  办公室外突然一阵喧闹。
  医生冲出办公室,就见一个小护士风风火火的冲过去,医生一把拉住她问怎么回事,就见那个小护士一脸惶恐:“医,医生,那那那那个刚刚送来的尸体,不,不见了……”
  “啊?!”
  ……
  哑舍
  “毕之。”哑舍的密室中,原本早已冰冷的尸体张开了眼睛。
  “如何?”老板站在一边,看着这个熟悉的称呼从一个陌生的青年口中发出,但偏偏那身体中的灵魂却是一个自己无比熟悉的人。
  “甚好。有劳毕之了。”扶苏从冰床上站起来,接过老板手中的铜镜。
  “可惜,面容毁了。”老板有点惋惜。
  “无妨。”扶苏一笑,看到铜镜中那人像的那一刻,脑中突然闪过两个陌生的名字。
  很快,却被他抓住了。
  
  叶修。
  苏沐橙。
  
   by陌雨离/林玄